法甲首轮比分:民國青島人物〡王大楨與青島主權風雨同舟

2019-09-24 15:31:05來源:青島日報/青島觀/青報網作者:劉宗偉

  對于民國時期日本問題研究專家、曾成功預測“七七”事變和日本偷襲珍珠港事件的王大楨,大多數青島人知之甚少。但在青島悲愴曲折的主權回歸路上,王氏曾留下了清晰的印?!?/strong>

  1922年7月起,29歲的王大楨以魯案督辦公署行政處副主任、魯案談判中方專門佐理員、佐理員、鐵路財產評價分委員會委員等身份,參與了中日解決魯案“善后”長達五個多月的系列談判;

  同年12月10日,王大楨以接收青島行政委員會及公產委員會主任委員等頭銜,見證了青島行政接收儀式暨接收慶典。

  1923年2月、4月,王大楨還以中國代理行政接收委員長、膠澳商埠督辦公署政務處長等身份,參與處理青島主權回歸后的善后事宜。

參加青島主權回歸談判與接收中方人員合影。(前排右四為王大楨)青島市檔案館提供_副本.jpg

  ▲參加青島主權回歸談判與接收中方人員合影。(前排右四為王大楨)青島市檔案館供圖。

  這一年,為紀念日本將“德國舊膠州租借地”歸還中國——青島主權回歸這一重大政治事件,膠澳督辦公署將位于太平路海邊的葉世克紀念碑改擴建成“青島接收紀念亭”,并敬制銅質紀念碑鑲嵌于紀念亭內。王大楨飽含真情,鄭重命筆,撰寫了《膠澳接收紀念碑銘》——銘文4字為韻,計112韻,展示了王氏出眾的國學功底。

  王大楨如何因緣際會參與魯案談判?青島主權回歸后緣何離青?梳理組合王氏臺灣的表侄陳爾靖的講述以及其提供的史料、青島市檔案館館藏史料,不僅找出了其中答案,而且讓王氏的面貌變得清晰起來。

  曲折艱辛的求學歷程???

  “他原名王大楨,字芃生,后以字行,因此,很多的史料中出現的是‘王芃生’?!?014年5月,略帶湖南鄉音、85歲的陳爾靖先生在電話中告訴筆者。

  陳老自述,他的祖母是王大楨的姑母,父親陳適生,長王芃生十歲,抗戰時期曾在王大楨執掌的對日情報機構——國際問題研究所任職。

  陳老提供的史料載,1893年(光緒19年)農歷正月十七日,王大楨出生在湖南省醴陵縣北鄉七里山的一個僻靜山村,父親名叫王昌治,清廩貢生,曾在山東巡撫衙門任職,去職后從事教育。

  因為出生于耕讀世家,王大楨自幼接受良好教育,雖“家道中落,日食頗艱”,學業中途短暫停止,但依靠半工半讀,始終沒有放棄。

  6歲時,入私塾;11歲時,在醴陵參加清末最后一次童子試;12歲時,入醴陵縣立高等小學第一期甲班;16歲,縣立高小最后一期時,因家貧無力交學費,王大楨轉入熊希齡倡辦的醴陵姜灣瓷業學堂藝徒班,習陶畫及陶業化學,是年底畢業。

  王大楨在瓷業學堂雖僅有一年,但這段歷史,對其一生的影響不容小覷。

  對熊希齡倡辦的瓷業學堂,1990年出版的熊希齡誕辰120周年紀念文集中有所記載。

  1904年,欲振興湖南實業的熊希齡赴日本考察后認為,湖南省實業要振興,必須像日本那樣,先從創辦模仿工業開始;而要興辦模仿工業,必須以興辦學堂為先義。為此,他規劃了應籌設的各實業學堂門類,提出擬在湖南物產相宜之區設立徒弟、染織、農林、陶器、圖畫等五校。當他將規劃方案上呈新任巡撫端方時,后者頷首贊許:“次第施行”,但“事屬伊始,先速辦一二校以觀厥成?!?/p>

  “思前陳各校為湘所無,大皆主創,惟醴陵瓷器一宗,近夫因民之利而利,較易設法改良?!斃芟A淥煬齠?,自瓷業入手。

  1905年,依靠巡撫端方撥借的一萬八千兩善后庫銀,醴陵瓷業學堂開學,熊希齡自任學堂監督?!捌溉氈救稅蔡鏌壹?、大凡里吉、松井彌三、八田安大郎為教師,分轆轤、模型、陶畫各科”。

  王大楨大事年表載,“其時,受日本教師安田乙吉、大元禮吉和松本影響,并聞本縣留日歸國諸先輩談及明治維新,遂對日本問題開始注意?!?/p>

  1910年,17歲的王大楨在熊希齡創辦的醴陵瓷廠邊做工邊自修,以積累資金投考軍校。次年,他赴長沙考入湖南陸軍小學堂,開始參加反清革命活動,并加入同盟會外圍組織——嚶鳴社,后經劉敦榘介紹加入該會。

  1912年2月15日,袁世凱出任大總統,王大楨萬念俱灰,欲赴上海謀職。此時,辛亥革命先驅黃興電召湖南陸軍小學堂赴南京進入伍生隊,他欣然應招,進入復成橋軍需學校學習。同年5月,該學校遷入北平煤渣胡同貴胄法政學堂舊址。

  “學業穩定后,王大楨放棄學習英文、德文,轉向日文,并利用課余學習外交史,練習閱讀日本原著,著手研究日本問題?!背露桿?,為改變經濟拮據之狀,表叔還在課余時間為安徽法學堂翻譯《日本物權》及《海上商法》,同時為武德雜志翻譯日文軍事小說。

  1914年7月,王大楨以優秀成績畢業于陸軍軍需學校,并被分派至北苑第七師見習三個月?!凹捌諼綽?,即提前返校任教?!??

  1916年冬,由校長張敘忠提名保送,王大楨王芃生東渡日本陸軍經理學校高等科留學。

  其時,一戰猶酣,王大楨在課余投入大量精力搜集日本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資料和歐美軍事報告,認真研究日本與國際動態,并詳讀了日本禁閱的《乙種日露戰史》。

  《乙種日露戰史》一書以極為翔實的資料,記載了日俄戰爭期間各戰役情況,書中所附地圖495張,繪制精準,詳細記錄和標注了每日的行軍、作戰情況,精細到幾時幾分、雙方每支軍隊所在的位置、行軍路線、交戰地點等,“凡軍旅之事,莫不備焉”。

  1918年夏天,王大楨自日本陸軍經理學校畢業,在日陸軍被服廠、糧襪廠和千住制呢所見習三個月。不久,日本參與英、美、法等協約國出兵西伯利亞,他以見習日軍后方勤務名義,是年冬隨軍經朝鮮、東北三省赴西伯利亞考察。

王大楨任督辦魯案公署行政處副主任。_副本.jpg

  ▲記載王大楨任督辦魯案公署行政處副主任的史料。青島市檔案館供圖。

  受命赴會華盛頓

  1919年1月18日,巴黎和會召開。經過一番陰謀陽謀、勾心斗角,和會決定將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讓給日本,消息傳至,舉國憤怒,“五四”運動旋即爆發。斯時,王芃生自西伯利亞回北平母校,“誓死力爭,還我青島”余音猶在。

  1920年春天,王大楨以軍需學校教官原薪入東京帝國大學經濟學部學習。為立體化了解日本,他沉浸在圖書館,閱讀鉆研日本文化的起源和政治制度的得失,注重購買搜集日本朝野各種秘笈書刊?;讜諶賬藕蛻釗肟劑?,他撰寫了《中日關系之科學研究》《臺灣交涉真相秘錄》等著作。

  在東京帝國大學期間,王大楨還擔任東京留日學生學術研究會外交研究部部長。此時,美國議員團皮爾思一行到日本考察遠東情勢。離日赴華前,皮爾思很想了解中國留學生對中日問題的看法和主張。王大楨聞訊后,與留日學生學術研究會外交研究部同仁連夜商討文稿撰寫思路,由他主筆的文稿,真切地反映了留日學生對中日時局的觀點和心聲。

  1921年8月,美國總統威爾遜發起召開華盛頓會議,王大楨等留日學生鑒于“巴黎和會”的慘痛教訓,認為此次會議是翻案良機,于是他耗時兩周,起草了兩萬多字的《華盛頓會議之預測與中國應有之準備》(綱目)小冊子。與他共同收集資料、考求證據的留日同學龔德柏,攜帶小冊子回國,幾經輾轉,最終交給了民間組織“華盛頓會議中國后援會”理事、曾任北洋政府國務總理的汪大燮。

  陳爾靖提供的史料中,有晚年龔德柏在臺灣對此事的回憶:

  聞訊華盛頓會議,認為是個機會,借助美國力量,牽制日本。當時駐日本公使館中,人員多不熟知日本情形,遠不及王大楨。兩人商量,由王大楨作一篇論文,討論這次會議之前因后果,由我自費赴北京,為他運動,使他參加這次會議,并以他的知識,為中國謀一防制日本侵略之策略。王大楨同意,起草作文,耗費兩周多時間,寫就2萬多字。

  8月下旬,我自神戶乘船抵天津,即日入北京,想尋找部長級人物幫忙。茫然無計之際,忽見報載教育部長范源濂入京消息,范系湘人,即赴其家中訪他,并說自日本而來,有要事相托,他即刻出見。當時,日本問題非常嚴重,我誠懇地為王大楨說項,而不是為自己吹牛,故答應找外長顏惠慶。

  次日上午,范源濂打來電話,說昨日遇見汪伯榮(大燮),他是老外交家,顏駿人(惠慶)正要求他到華盛頓當顧問,“他愿意與你談談,并為你幫忙,”要求我上午7點前去汪家。

  第二天上午7點,我來到汪家,兩人談到12點。我說,王大楨比我高明得多,更能令他滿意,他說立即寫信給顏惠慶推薦王大楨。顏同意,王大楨以咨議名義赴華盛頓。

  受命后,王大楨即整理參考圖書資料和秘密文件回國,準備赴會。

  因派赴華盛頓,王大楨提前畢業,畢業論文是《由社會眼經濟眼論日本民法》。

  史料載,在美國設計下,華盛頓會議期間,山東問題被列為“邊緣”談判。11月30日,華盛頓會議主席休斯宣布:“請中、日代表覲面商議,以期解決魯案”。12月1日,中日兩國與會全權代表開始談判山東問題,美英各派代表列席。經過兩個多月30多輪艱難談判,1922年2月4日,中日雙方正式簽署《解決山東懸案條約》。

  華盛頓會議期間,王大楨以咨議身份,在幕后做了大量資料編譯和收集整理工作。

  參與解決魯案善后

  1922年6月2日,中日雙方在北京交換批準書,主要內容包括:(1)膠州德國舊租借地交還中國。(2)日本軍隊撤出山東。(3)中國贖回膠濟鐵路。(4)自條約實施起,1915年8月6日中日所訂關于重開青島中國海關之臨時協定無效,“青島海關應即完全為中國海關之一部分”;原由日本占有或經營的礦山、鹽場、海底電纜、無線電臺等均移交中國。

  青島市檔案館館藏資料《魯案善后月報》載,為解決魯案善后事宜,6月7日,北京政府大總統徐世昌簽署命令:特派王正廷為魯案中日聯合委員會委員長。

  陳爾靖告訴筆者,1922年初夏,王大楨還在為就業頗費躊躇時,鑒于熟諳日本國情和在華盛頓會議期間的表現,王寵惠將他介紹給了王正廷。接下來,王大楨以中方委員、魯案督辦公署行政處副主任等身份,參與了魯案善后系列談判。

王大楨參與魯案中日聯合委員會第一部第十五次會議。_副本.jpg

  ▲王大楨參與魯案中日聯合委員會第一部第十五次會議。青島市檔案館供圖

  青島市檔案館館藏《魯案中日聯合委員會會議錄》載:1922年7月3日,中日聯合委員會舉行第二次會議,日本提出公產草目錄,雙方議定組織公產分委員會,從事調查、報告,提交大會決定。7月17日,第六次會議雙方委任公產分委員會委員,分會遂告成立。在中方會上提交的中國委員8人名單中,王大楨在列。

  這份會議錄顯示,魯案督辦公署行政處副主任、鐵路財產評價分委員會委員王大楨參與審查日方提交的鐵路財產目錄;公產分委員會委員王大楨參與審查“日本總領事館應保留之公產目錄”。8月24日,中方公布青島行政接收準備分委員會委員9人名單,王大楨在列。11月20日,中日雙方就鹽輸出、海底電纜、郵電、碼頭財產處分等談判交涉,王大楨任中方起草委員會委員。

  主權回歸后的青島時光

  12月10日,青島行政主權交接儀式舉行?!渡甌ā繁ǖ?,“王正廷、熊炳琦于晨間十一時抵公署,由日本軍民長官接見。署內行事,并未公開。正午時,華人數百名團集署前,于鼓掌聲中樹中國國旗,中國警察向日兵行禮,中國巡艦鳴炮二十一響”。

  按照日程,12月20日,中方正式接收自來水、港務、埠頭、發電所、警務、農林試驗場、商品陳列館、無線電等事項。12月18日,中方對外公布接收職員名單,王大楨為接收民政部副主任委員。

王大楨簽署的文件。.jpg

  ▲王大楨簽署的文件。青島市檔案館供圖

  12月24日,媒體發布青島行政機關——膠澳商埠督辦公署組織機構及負責人名單,王大楨任公署政務處處長。該處為行政公署所轄六處之一,分行政、實業、學務三科。

  1923年1月,膠澳商埠督辦公署發布“督辦公署關于督辦赴省職務由王大楨處長代理的訓令”,王大楨便以代理行政接收委員長的身份,處理接收善后事宜。

  期間,代理行政接收委員長王大楨先后就“公產移交簽字”“接收并非我方違約延期”致電省長熊炳琦;并就日駐青總領事森安三郎“關于建設日本總領事館通道”的來函、日本行政移交委員長秋山雅之介“有關接受物品價格”的來函進行處理,他還以此身份給熊炳琦督辦呈文:《關于公產接收及交付圖籍表冊》。

  1923年2月,中日雙方就接收青島殘務——動產評價進行議決。是月20日,中方公布動產評價委員名單,王大楨任主任委員,孔祥熙、凌道揚、唐恩良等25人,分別擔任電話局、發電所、屠獸場、碼頭、港務、水道、林務、醫院、農林試驗場等項的評價委員。

  1923年11月,青島主權回歸一周年日近,王大楨作《清平樂》詞七首抒懷記事,總結這一歷史性事件。第七首《青島接收周年紀念日志感》注釋中顯現,斯時,因北平各方勢力插手青島事務,攘奪利益,王氏行事阻力殊多,便以薛居州自喻,發出慨嘆:“一個好人薛居州,又能把宋王怎么樣?”借此表達孤掌難鳴之窘況,同時,流露出對青島已是意興闌珊,退意萌生。

  接收后,予承乏膠澳督辦公署“政務處長”兼“法規編查委員長”。雖于行政立法,略具規格,然內外阻力殊多,深感事倍而功不半。熊督辦潤丞(注:熊炳琦字潤丞)雖初交,頗能言聽計從,無如北平各部,殊無以青島樹收復失地模范之念,分來攘奪,余深有“一薛居州”之感。自是浩然有歸志矣。

  1924年2月,王大楨因力勸熊炳琦抵制吳佩孚提出的由膠澳商埠督辦向商家借墊洋50萬元,以此做軍餉、開拔費、修船費,換取背叛孫中山的溫樹德率粵海軍北歸,引起吳氏大怒,王大楨與熊炳琦被迫同時辭職。

“王大楨被控告說”的新聞。.jpg

  ▲“王大楨被控告說”的新聞。青島市檔案館供圖

  青島市檔案館館藏的1924年4月4日出版的《中國青島報》,有《王大楨忽然被控說》一文,暴露了膠澳商埠督署新舊權力交接時,王大楨處境險惡,已被列為攻擊目標。茲完整抄錄如下:

  督辦署前任行政處課長王大楨辦事認真,素稱勤勞。日前忽聞人言,本埠紳商各界以查得接收之時,該前課長頗有營私舞弊損失權利情事,也已呈控于高督辦,請予澈底查究,云云。是否果有其事,及是否系疑案,容再探聽后志。

  從該文中看出,此時高恩洪已接替熊炳琦出任膠澳商埠督辦。筆者在市檔案館內沒有查閱到此文的后續。顯然,這極可能是別有用心者的造謠生事。

  王大楨大事年表載,1924年夏、秋,已辭職的王氏客居青島,百無聊賴,只能與詩友唱和,以排遣胸中積郁的塊壘,“大有前途渺茫之慨”。

  是年冬,王大楨改任山東省公署統計處處長兼山東統計講習所所長,主講“中國歷代統計制度及思想源流”課目。

  1925年4月,張宗昌督魯。王大楨參與了山東高等審判庭廳長張懷斌、東魯中學創辦人夏樸齋等人謀劃的“驅張行動”,孰料事情敗露,張懷斌被殺,王大楨微服連夜脫離濟南,后輾轉東渡日本。

  王大楨的檔案史料以及陳爾靖的回憶,至1946年王氏猝然離世前,均無其再返青島的記述。

  這意味著,王大楨自1925年匆匆別離青島后,與這座城市的緣分就已走到了盡頭。

  但是,王氏為青島主權回歸之奔走、付出,這座城市將永遠銘記。

 ?。ㄇ嗟喝氈?青島觀/青報網記者 劉宗偉)

責任編輯:張兆新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青島日報官方微信(qddaily)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報網立場。

關于我們 | 營銷服務 | 法律顧問 | 版權聲明 | 新聞許可 | 法甲第二轮内马尔

[email protected] www.smd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青島日報/青報網